孙凝晖:关于计算所技术创新工作的几点认识

  ——孙凝晖所长在计算所2017年度技术创新工作会议上的讲话

  (计算所技术发展处整理)

  这次锦涛书记设计的会议形式挺好的,以前汇报工作的成分更多一点,这次真正是在研讨了;胡伟武老师也给我们做了一次很好的报告,胡老师的报告其实百分之九十的内容我都听过,但每次听我都仍然觉得挺激动,这代表我们60后这一代人共用的一种精神,一种追求吧,虽然我俩说法不一样,骨子里的精神是一样的。这种研讨的方式也带来很多的碰撞,MedicalNet就是很好的新想法,我们在精准医疗的点技术上有了不少积累,需要做出更有影响力的工作。

  我想谈谈这些天来调研、研讨、思考得出的几点新认识。

  第一,千万不能忘记国家战略目标这个本

  我们始终不能忘记计算所的使命,无论做产业化也好,做分所也好,都要为国家大的战略目标服务。我想胡伟武老师今天的报告表达了一个观点,就是他做企业赚再多的钱,也是手段,不能忘记国家核心技术自主可控这个目标,胡老师说做龙芯赚钱的话二十年就可以退休了,但没三十年自主可控这个事干不成。苏州分所做人工智能也好,宁波分所做机器换人也好,我们办分所的目的就是帮助地方经济升级,引进新的产业形态,这是一个国立研究所来到地方发展的初衷,分所在发展过程中一定不能忘记这个国家战略目标,苏州分所要为苏州经济的这一轮的转型做贡献。在宣传上我们要注意,不要过分宣传办了多少企业,企业估值有多高,主要还是要强调对国家战略的满足,对国家做出的贡献。

  我们这个IT学科比起科学院的很多研究所,一些做科学发现的所,做成一件事的价值链更长,需要熬的年头更长,要有三十年的定力。刚刚李国杰院士的讲话,对我们提出很高的要求,这个压力好大,我们一步一步来吧,每一个分所每年都要向目标迈进一小步。我每次见到陈冰冰、黄晁这些分所所长就是想问问:这一年有没有迈进一小步?只要一小步一小步的迈,三十年后大的战略目标也许就完成了。

  今天中午石晶林带我去看了他们在苏州研制的电动自行车,小小的自行车里面有计算,屏幕显示跟特斯拉一样,有控制,有通讯,有电机,有电池,看起来不起眼的电动自行车,集成了好多的关键技术。我们在工控技术领域,一方面要坚持跟日本德国等企业竞争,另一方面也要寻找新的突破口。欧洲人不会做电动自行车的,日本人不骑,美国人也不骑,但是整个长江以南的中国人,还有一带一路上的东南亚的人,十亿人都会骑电动自行车,可以作为一个突破口,占领这个市场也许可以带动无线通信芯片、智能电机、工控软件的发展。

  第二,分所发展起来需要经历三个阶段

  这几天时间我跑了几个分所,前面两天在太仓分所,今天在苏州分所,会议之后再去南京。苏州分所发展十五年了,这个老大哥分所一路走下来,有些规律性的东西值得其他分所去学习,它未来的发展道路可以作为一个标杆来观察。

  一个分所的发展大致需要经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要做地方经济的技术服务平台和人才支撑平台。很多分所都要想一想,能不能在地方的小企业、民营企业发展需要人才的时候,能为它提供服务,在它们需要技术平台的时候,能不能跟得上。我想在这个阶段支持苏州发展人工智能产业,和我们十五年前支持它发展芯片产业一样,也要先把这两个平台做出来,这是第一步,别的都可以往后放。

  第二阶段,要有产业聚集。通过计算所自己创办的企业和引进的企业,形成产业聚集效应,如果没有一定的产业聚集,地方政府是不买账的。产业聚集不一定要自己办企业,要通过我们提供的好平台多吸引企业过来。企业扎堆了,我们也就好服务了。

  第三阶段,通过园区建设形成具有产、学、研、用的小生态,没有小生态分所很难持续地发展。其中,产是企业,学是自己或引进的学术人才,研是技术研发能力,用是推广应用,园区是物理载体。

  有了这三步就能形成园区、资本、人才、技术的四统一,洛阳分所为什么短短时间就能发展起来,东莞分所为什么一直这么火,都是做到了这四统一,有一些规律性的东西在里面。苏州分所作为计算所的第一个分所经过15年的发展,这三步已经顺利走完,发展人工智能产业怎样完成这三步走,需要重新思考。

  太仓分所是一个新建的分所,今年也第五个年头了,还有几个分所跟它一样都比较年轻,对新的分所我有两点体会。第一,不融入当地的主流经济,尤其是制造业,分所是不能生存的。这一点非常明确,相当于我们作为一个国立研究所,不融入国家的重大需求,就根本不能生存,是一个道理。虽然我们的技术做的很好,但融入地方经济是很难的,我们选择建分所的地方都不是科技最发达的,但需求是最高的。我们要始终关注如何服务制造业,制造业是中国的命根子,每个分所都一定要牢记。第二,无论是企业、技术、人才,要牢记引进、引进、再引进。这一点锦涛书记在洛阳为我们做了一个很好的示范,做一个分所,引进资源、整合资源的能力一定要有。不光是分所,计算所本身也要牢记这一点,我们还落后,还不是世界一流,在追赶的过程中引进永远很重要。

  第三,对人工智能重要性的理解

  最后,谈谈对发展人工智能产业的一些思考。我来到苏州才知道苏州已经建了人工智能的产业园,大家都还觉得人工智能是一个很虚的东西。这几天我也是边走边思考,人工智能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个“AI”怎么一句话给地方领导和企业家说清楚。李院士说AI就是信息技术的非平凡应用,他把这个本质说清楚了。我跟苏州科技局局长转述了一下,更通俗一点,我说AI就是“IT3.0”。 IT1.0就是计算机产业,就是提高计算力,联想、曙光、华为、IBM、戴尔这些企业为用户提供的都是计算力,当时就叫计算机产业;IT2.0就是互联网产业,它提高的是连接度,BAT、Facebook、Google都是提高连接度,价值是连接度的平方,这是梅特卡夫定律告诉我们的,是IT技术和社交、购物、金融这些人类刚需的结合;AI 就是IT3.0,提高的是智能化程度,它是IT技术更深入、更广泛的跟产业、经济、社会的结合。

  第二个思考就是国家为什么把AI列为高于云计算、大数据、甚至网络安全的国家战略,它凭什么能比云计算、大数据、或是智能制造更得到中央的高度关注呢?苏州转型什么都没选,就把人工智能作为产业发展的战略。我想中央想这件事情的时候可能把它等同于互联网去想的,人工智能的技术比互联网有更广泛的渗透性。要做互联网应用的话,还需要有用户的规模,还需要能方便的联网,但人工智能不需要,它更容易渗透。领导人认为我们在IT1.0计算机时代处于产业末端,在IT2.0时代能齐头并进了,到IT3.0时代可以做到领跑了。发展人工智能的优势不光要数据多,还要有好的算法、强的算力。我们中国人多、物多、场景多所以产生的数据肯定多,又善于搞算法。我跟工业园区的领导解释中国人为什么擅长搞AI,印度人很听话,几百年的殖民地养成他们的文化就是听话、合作,所以善于搞软件,而我们中国的优势就是算法,在算法人才上我们在全世界有比较优势。

  第三个是关于计算所的人工智能发展战略,山世光的报告非常好的给出了划分,人工智能=A+B+C+D+E,计算所不光是寒武纪神经元网络芯片,我们很多科研方向都包含在这个公式里面了。第一层,C是指计算,D是指数据,我们的芯片、高性能计算机、大数据处理技术都是AI的基础设施。第二层,AI的算法层,就是A和B,A是算法,B是知识,我们的智能信息处理方向、泛在计算、生物信息处理、知识库,都在这一层。最后一层,E是生态与应用,我们的很多创业公司,在地方的很多园区,都在发展人工智能应用,形成人工智能技术平台。所以,计算所在人工智能上,技术链是非常完整的。

  计算所要在国家人工智能战略里面起到顶梁柱的作用,只要计算所把我们作为技术引擎的作用做好,就有很大希望在新的一轮发展中,在2025到2030年继续做一名卓越的领跑者。

附件:
网站地图 云顶集团注册送28 欧博博彩 博彩游戏网
申博sunbet菲律宾官网 老虎机娱乐登入 申博亚洲上网导航 博网站
澳门沙龙娱乐 国家授权正规彩票平台 太阳城提现最快登入 金沙优惠代理最占成
博彩游戏网 金亚洲娱乐 正规博彩十大网站排名 金亚洲娱乐主管
bwin必赢亚洲官方网站 澳门博彩游戏网址 金亚洲时时彩娱乐平台 金亚洲平台下载
XSB3333.COM XSB1111.COM S6186.COM 181ib.com 838XTD.COM
1112125.COM 777TGP.COM 987jbs.com S618A.COM 8RAS.COM
1112989.COM 333TGP.COM 958sj.com S618F.COM DC295.COM
817psb.com 588BBIN.COM 115sunbet.com 387PT.COM 66sbsg.com